2014年2月12日星期三

只要有Youtube!

在国际观察组织“无国界记者”公布的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排行榜中,马来西亚排名世界第147名,惊讶吗?

对我来说,从2011年7月开始,我就已经拒绝购买星洲和英文星报。在杯葛这些主流媒体前,我已经将近30多年没看RTM,也已经20多年没看TV3。我周边的社交圈子,不乏像我这类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马来西亚新闻自由会面列前茅,那可是天下第一怪了!

没有了星洲、英文星报、RTM、TV3、这些国阵或亲国阵的媒体,生活会闷吗?当然不会,只要有Youtube,娱乐就一大堆了,网上免费的新闻可多呢!再加上面子书,不买报纸还真的能知天下事。

最近就看了这三集关于人参的片段,知识还增加不少呢!

人参传奇(上)

人参传奇(中)
人参传奇(下)

2014年1月19日星期日

希腊重新站起来了,马来西亚呢?

还记得2年前关于6百万英国家庭只有250英镑可动用储蓄的新闻吗? 2012那一年,英镑对令吉的汇率大概14.80;当时,所有财经媒体的焦点,总是围绕着面对广泛失业、粮食和能源价格飙高的欧洲,尤其是关于“欧洲四猪PIGS)之一的希腊。

“欧洲四猪PIGS)这名词起源于《新闻周刊》(Newsweek)在2008年所刊登的文章《为什么猪不能飞》(Why Pigs Can't Fly),指的是欧洲欠下钜额公债的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

2008年至2012年之间,许多专家都预测欧债危机将引发另一轮的全球危机;而希腊的问题是最严重的,该国面对破产,重组债务的坎坷路程使到许多专家都预测希腊将退出欧元区而导致欧盟最终崩溃,甚至是英国政府也一度制定了应对欧元区解体后的措施

债务危机把欧洲政治人物搞到焦头烂额,20105月,在英国执政15年的工党下台,保守党与自民党组织新的联合政府,继承了工党政府留下的巨大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面对金融和欧债危机,新政府也只能继续挣扎了。

英国的“换”开启了欧洲一连串的改变现象,20116月,葡萄牙的社会民主党击败执政的社会党而上台;同年11月,西班牙在野党赢了选举,取代社会党执政。接着,意大利那个好色的贝卢斯科尼也下台了,经济学家马里奥(Mario Monti)被任命为新的意大利总理。

换政府的风潮在欧洲方兴未艾,2011年的希腊大选,由于2011年的大选结果陷入胶着状态,希腊不得不在2012年举行第二次议会选举,最终由支持紧缩政策的反对党新民主党胜出,而法国也迎来了1988年以来的首位社会党总统。

当年,那篇250英镑可动用储蓄的新闻,一度令人噓歎这老牌帝国的衰落。然而,光阴似箭,2年过去了,英国终于再度显示两次世界大战都不能摧毁他们的韧性。今天,英镑对令吉的汇率已经是15.38,英国的经济在2013年也大幅改善了。

同样的,希腊新政府在2012年上台后,也是在紧缩措施下挣扎。可是,这一度是欧债危机导火线的国家,2013年的国债回报率竟然达到47%,在彭博全球债券指数排名第一,受到投资者追捧。而根据最新的报道,尽管这“欧洲四猪的经济在2013年面对收缩,可是他们的经济将在2014年缓慢反弹,希腊这两年的紧缩措施已经削减了赤字,2014年后的连续4年,IMF预测希腊的经济将会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

在希腊和欧债危机闹得沸沸扬扬时,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一度拿希腊来做减少津贴的借口。可是,在希腊走出破产的危机,马来西亚却到了什么地步?

今天我们面对粮食和能源价格飙高,情况不是和3年前的欧洲一模一样吗?面对危机,执政的巫统,除了“蕹菜”、513事件来恐吓诬赖亲民联者抬高物价、等等无聊之外,还能做什么? 重提513的极端巫统领袖可曾了解,在这个世纪,印尼屠杀华人纪录片在这年代都能入围奥斯卡,一个文明的世界岂能容忍一个野蛮的政党?


“换”是一剂良方,它打破了惯性思维,抛弃了负担,也让国家摆脱了朋党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桎梏。欧洲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换”后,我们看到欧洲经济出现企稳向好的发展趋势,开始走出了债务危机的阴霾。诸位,去年,我们无法换政府,可是, 别灰心,只要我们坚持去影响我们周围的人,展现我们的韧性,巫统这个野蛮的政党,最终还是会和他们的傀儡一样失去民心。

2014年1月12日星期日

爷也不是好惹的!

网上有段笑话,有一个鸡农在杀鸡的前一天喂鸡时不经意地说:“快吃吧,这是你们的最后一餐了!隔天一早,鸡农来到鸡棚时,发现鸡只都呜呼哀哉了,只留下一封遗书写着:爷已吃了老鼠药,你们别想吃爷了,爷也不是好惹的!

这个冷笑话的含义是说,反正都要死了,以其让鸡农拿自已的尸体来赚钱,鸡只让鸡农血本无归!

这个笑话的含义有点像美国数学家约翰·福布斯·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的纳什均衡理论(Nash Equilibrium),原意是指对手知道你的决定后就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在现实的人类生活和历史中,印度圣雄甘地的事迹就是可以借鉴的均衡模型。

20世纪初期,为了领导印度人民反对种族歧视和反抗英国的殖民统治,甘地创造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在他的领导下,一些印度人民辞去英国人授予的公职、不参加英国殖民政府的任何集会、不买英国公债、不在英国银行存款、不接受英国教育并自设私立学校来代替英国统治者的学校、等等。甚至是不穿英式服装,自己纺纱织布!

1930年,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来到了历史的里程碑。那一年,全世界正处于1929年华尔街股灾后的经济大萧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经济危机,全世界的收入、税收、盈利和价格全面下挫,唯一飙升的就是失业率。

那个时代,食盐是印度这个热带地区每一阶层人民都需要的物质,盐税又占了英国殖民政府总收入的8.2%,英国殖民政府于是制定和颁布了《食盐专营法》,目的是让英国人在印度垄断食盐、可以任意抬高盐价,而殖民政府也可随意调高盐税来保护英国的既得利益。

甘地因此号召印度人民用海水煮盐来杯葛殖民政府的食盐专营法。1930312日,甘地和他的跟随者从印度北部阿默达巴德城修道院出发,步行了大约390公里到海边,亲自煮海水以取得盐。甘地的做法,引发了沿海各地的人民的响应,令英国商人和英国殖民政府的利益受损。

英国殖民政府十分愤怒,逮捕了甘地和他的跟随者。然而,甘地被捕的消息一传开,马上引起了人民的愤怒,成千上万的自愿者要求与甘地一同坐牢!英国殖民政府再逮捕了6万多人,这消息更是火上加油,造成印度各地动荡不安。英国殖民政府最终想起了甘地的“非暴力”主张,他们改变了策略。19311月,英国殖民政府释放了甘地,并与他达成了一些协议,为印度16年后的独立奠定了基础。

甘地的不合作运动着重于意志的改变,他要求人民拥有心理的改变,从被动的顺转变为强调自尊和勇气。甘地要印度人民明白,自己的妥协等于变相地帮助了英国殖民政府。而甘地领导的改变,最终使英国人了解,对英国最有利的方案就是让印度独立。

各位,我们每天口诛笔伐国阵的贪污腐败,我们是否也有变相地帮助了他们?我们是否向国阵的离谱妥协呢?

2014年的开始,在雪隆一带,国能的账单还没到,饮食业已经涨了很离谱。一盘传统华人咖啡店里的云吞面,已经从4令吉50仙的价格涨到5令吉,一些地区甚至是5令吉50仙。而其他行业,例如学生车、文具、食用冰块、等等,通通都涨价了。逢人见面,开口的话题就是涨价。

国阵选前的承诺呢?我想,当然会像那些起诉民联政府没兑现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的乐龄人士单亲妈妈班达马兰居民水供用户、等等都消失在空气里了。

当民怨四起时,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MyCC)这个组织就声称调查冰块制造商和文具供应商“集体调高价格”的事件。其实,如果是真诚地为人民的话,国能也涨价,竞争委员会干嘛又不去调查独立发电厂呢?还有,既然国阵政府已经取消了白糖的津贴,竞争委员会又为什么不调查国阵政府不开放白糖这行业的原因?答案是什么,大家都知道。

拉菲兹(Mohd Rafizi Ramli)问得好,如果国阵政府的转型计划(GTP)和经济转型计划(ETP)确实是推动经济,何必取消津贴呢?

国阵政府在2012年的税收2079亿令吉,比2011年多了12%,而根据东方日报的报道2012年,內陆税收局成绩亮眼,直接税收锐增,估计达1168亿2500万令吉,比2011年收取的1022亿4200万令吉税收更高。可是,几千亿的税,花在哪里了?

而且,当中下层人民在百货膨胀下挣扎时,竟然还有高官在5星级酒店庆祝生日。虽然后来有人澄清,是朋友和同学为这位高官庆祝,而且招待的食物只是普通的椰浆饭(Nasi Lemak),恕我直言,5星级酒店的椰浆饭难道是和路旁的小摊一样价钱吗?更何况,各位身旁可有“朋友”和“同学”出钱为你在5星级酒店庆祝生日?紧随着高官的生日会,部长女儿的豪华婚礼、政府的豪华专机、等等奢侈的浪费又继续爆光了。

各位,在这一片涨声中,我们一直在骂,我们是否可曾想到甘地的不合作运动和改变?我们是否可以借鉴? 我想,答案是可以的,只要我们迈出第一步,并吸引人们去做对的事情。

吉恩·夏普(Gene Sharp) 在他的《非暴力行动的政治学》一书中提到198种行动。然而,在我们的国家里,我们只须从一小步开始:今年拒绝购买新车!国阵政府向汽车征收高昂的销售税(Sales Tax)和国产税(Excise Duty),再加上所谓的AP,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坚持使用目前驾驶的车辆,国阵和手握大批AP的朋党会损失多少?

所以,各位,虽然华人农历新年就要来了,虽然车商一直在推销新款汽车,想一想,少了一份新车订单,国阵的税收会少了好几万,少了10万订单,他们还会有多余的钱去租豪华专机吗?所以,只要你的车还能正常操作,就采取行动吧,别向国阵缴交格外的税!我们要以行动向国阵说:“爷也不是好惹的!

2013年12月23日星期一

“向东学习”到底学了多少?

1981年,马哈迪在担任马来西亚第4位首相后就推动了所谓的“向东学习政策。

一瞬间,马哈迪政府除了与日本三菱汽车公司合作推动国产车计划以及将槟威大桥交由韩国的现代公司负责建造之外,也把大批留学生送到日、韩大专深造。当时的政策不仅仅是“向东学习,还包含了“英国货为最后选择Buy British Last)的方针,许多政府工程摈弃了采用多年的英国标准(British Standard)而开始在招标规定中提出了用材必须符合日本工业标准(JIS)的条件。

“向东学习开始的那一年正好是IBM委托微软(Microsoft)开发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时刻。微软从西雅图电脑产品公司(Seattle Computer Products)那边收购了86-DOS系统,优化了部分程序来符合IBM硬体的标准,终于MS-DOS 1.0操作系统在1981年面世了。

32年转眼就过去了,微软的电脑操作系统已经从8090年代的8MS-DOS版本进化到视窗(Windows)的第8版,这16代的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已经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日常生活,唯一没改变的只是Ctrl-Alt-Del那三个按键。

马来西亚的“向东学习政策呢?

20131213日,纳吉在第32马日经济协会及日马经济协会大会上列出“第二波向东学习”的6大领域32年后才有第2波,换着是在电脑科技的领域,我想马来西亚早就沦落到西雅图电脑产品公司的下场了。

纳吉访日的那天,碰巧我也在日本旅游。在日本的那8天,的确是观察到很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


例如说,在日本各大城市,我经常在街头巷尾看到挂着一个“薬”字的店,这是像本地WatsonGuardianCaring之类的店。除了售卖药品、化妆品及卫生产品之外,这些“薬”店也像华人传统药店那般售卖其他杂货。种类往往多到必须摆在店外的人行道上,但店外却没有店员在看守!当然,这些摆设完全没有阻碍了人行道。在我逗留的8天里,无论是白天或夜晚,无论是在东京忙碌的街道或者京都的小镇,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趁店员在店内而偷东西,也没见过类似DBKLMBPJ之类的官员来取缔,这就是令人惊讶的日本治安状况和教育水准。

说到日本的治安,另一个令我震撼的状况是看到许多小女孩穿着校服独自搭车上学。在我的印象中,色情业在日本的规模非常繁荣,不只是影像产业规模很大,动画片及漫画都有很多色情和暴力内容,甚至像动画片《蜡笔小新》也因为黄色笑话而引起争议。可是,看到越来越多的小学生独自上了电车,我终于明白,纵然日本男人看起来是好色的,这社会基本上还是安全的。在吉隆坡,一个78岁女学生自己独自搭车上学,那是我们不敢想像的,因为在这个经常有人高喊宗教至上的国家,时常都有小女孩被性侵,甚至还被杀害呢!

不只是治安和安全这两方面令人佩服,日本这个国家,还有其他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例如说,在日本许多公共场所,我完全看不到大批外劳。经过许多工地,我所看到的蓝领劳工,甚至是在车站厕所的清洁工人,基本都是他们日本人,完全没有见到任何泰国、印尼或菲律宾劳工,这是我们马来西亚应该感到惭愧的。

日本是如何避免使用外劳呢?



拿饮食这行业来说,在马来西亚各大城市里,经营者都得靠外劳。在日本,城市里许多小型饮食店的外面都设有自动售卖机。顾客交了钱、按键选了食物就拿着打印的餐券进店,这类店面通常只有两、三个员工,顾客领了食物还得自己拿着杯子去倒水。吃完后,桌上有抹布,顾客必须用它自发清理桌面,然后将餐具、餐后垃圾及餐盘一起放到标明为“返却口”的地方。同样的,在许多大型购物中心的美食广场,顾客也是必须自发清理桌面,然后将餐具送回各自档口的“返却口”。如果我们马来西亚人民也是如此,我们能够减少多少外劳?又可以避免多少外汇被这些外劳寄回他们的国家呢?

日本人口很多,单单东京的人口就有13百万,在没有外劳的情况下,街道、河流、例车、公园、湖泊、等等都很少能看到破坏景致的垃圾,我们能不佩服他们的教育和公德心吗?

国阵政府32年前就讲“向东学习,日本的治安、教育和外劳政策,到底学了多少?

说到日本,很多人都会联想到汽车,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大家一定以为日本政府会鼓励人民家家都购买汽车来代步吧?如果你有这种想法,我想,你会很失望的,虽然是汽车生产国,日本的公共交通却是高度发达、便捷和高效率,交通准点率也精确到秒的程度,人们根本不需要汽车!在许多二线城市,例如:京都、名古屋和广岛,人们骑着单车上下班也是很普遍的现象。

国阵的“向东学习启动了国产车计划,32年后,马来西亚的汽车价格却是全球第2贵的,吉隆坡公共交通差强人意,这一切都是和日本背道而驰,马哈迪的国产车计划真的是要向日本学习吗?还是他将民生里最重要的一环交由朋党去垄断征收了高昂的汽车税,再让政府官员拿着去“买贵了”?

诸位,过去32年,国阵的“向东学习”政策只是口号而已,他们从日本政客那边学到的,恐怕是如何篡改历史。

要改变这个国家,是要从我们本身开始,当我们到快餐店、美食广场时,如果我们能够自发清理桌面,我们就不需要更多的外劳。如果我们没有乱抛垃圾,我们不只有美丽的环境,我们也减少外劳。少了外劳,我们至少不必担心选举时会多了幽灵选民;没有了幽灵选民,我们就有机会看到新局面。所以,我们确实是要向日本学习,学习保护环境、学习自律、等等。更重要的是,我们更要学习日本选民敢敢改变的勇气,他们分别在1993年及2009年抛弃了曾经一党独大的执政党!

2013年12月16日星期一

吉隆坡轻快铁凭什么涨价?

最近吉隆坡的轻快铁正在酝酿着涨价,高官就如以往那般,声称吉隆坡轻快铁的票价是世界最便宜之一。有人甚至将椰加达未来的票价也拿来比较了,似乎只要印尼那边更贵,就能合理化这里的涨价。

老实说,我非常喜欢倜侃这些没腦袋的人。

拿东京的轨道交通来说,两、三站地短程票价动辄就要130到150日元,換成马币,就要4.16到4.80令吉,确实是比吉隆坡贵很多倍。可是,这130到150日元,对日本人的收入来说,算什么呢?所以,这就是经济上可承受(Affordability)的问题,而不是日本贵不贵的问题。

再说,在世界上许多交通方便的城市,例如东京、大阪、香港、新加坡、上海这些城市,轨道交通往往都能让乘客直接抵达目的地,或许这中间需要转换例车或巴士,走路通常也是10分钟左右的运动。

马来西亞呢?诸位试试从吉隆坡乘搭轻铁,是否能够以点对点行程(Point to Point Itinerary)方式抵达?很多人总会发现,到达后可能还需乘搭德士方能到达最终地点。而这德士的费用是多少,熟悉吉隆坡公共交通的读者就知道了,有些德士(例如说在Kelana Jaya附近)会格外收费。所以说,吉隆坡的轻铁票价,通常不是前往目的地的真正费用总额。

我们这个国家,官员的无能已经造成浪费和低效率,贪污、滥权、朋党更是让许多基本措施的运营成本高于其他国家。

2013年12月1日星期日

要反对调涨的吉隆坡门牌税!

最近,吉隆坡市区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市政厅(DBKL)调涨门牌税。

开始时,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表示,政府将会提高吉隆坡房屋的门牌税,以确保产业价格会继续升高。等到每个吉隆坡人 甚至包括他自己老婆都投诉,东姑安南再添加另一理由,宣称调涨的主要原因是要改善垃圾收集服务

搞到现在,东姑安南竟然叫吉隆坡业主将吉隆坡市政厅寄来的调涨通知单丢弃,花了多少纳税人的钱来设计、打印、邮寄这些通知单,部长一句话就要丢进垃圾桶?这就是典型的国阵水准:浪费!

我想,作为一个吉隆坡市民,我是可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我们就拿发展来说吧,90年代末期,吉隆坡满家乐(Mont Kiara)一带大概只有1500多间公寓。今天,这个地带已经发展到有住宅、商业、服务公寓和购物中心,范围也扩展到Solaris @ Mont KiaraDutamasKiaramas、泗岩沫(Segambut)、等等。整个地区至少增加了23万户,也就是说至少多了2万多人还门牌税,照理说,如果每间一年要付1200令吉的门牌税,单单是这个地区,吉隆坡市政厅一年就多了2千万令吉的收入。然而,这个地区的基本措施都是私人发展商提供,羊毛出在羊身上,是谁出钱,大家都心知肚明!

同样的,如果我们再看看,吉隆坡KLCC地带、孟沙、白沙罗高原、金地花园、冼都(Sentul)、等等地区,一共建了多少高楼大厦?吉隆坡市政厅的收入又比10年前多了多少?过去20年来,就是因为越来越多新业主,所以纵然吉隆坡市政厅没调涨门牌税,收入还是一样增加。

可是,基本措施呢?吉隆坡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淹水和塞车,整座城市就因此瘫痪。为什么淹水?吉隆坡不是建有一座连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也特地来这里拍摄的精明隧道(SMART)吗?曾经身处其境的读者都会知道,垃圾往往就是元凶。

走在吉隆坡周围地区,大家是否能轻易地找到垃圾桶?垃圾阻滞了排水沟和河道,不只是造成在大雨时排水缓慢,也使排水沟和河道的水质恶化,散发出臭气。吉隆坡市区可曾解决这些问题?

在寸土如金的吉隆坡,过去十年来,新产业都只能往高空发展,旧地产拆了重建,也是将密度增加,可是,基本措施还是一样,高楼大厦和公寓的住户都知道,收集垃圾是外包给私人公司的,多了收入,又不必提供倒垃圾的服务,钱用在哪里呢?

大家再看吉隆坡市区及周围地区,为什么塞车?因为很多道路使用者贪方便而乱泊车,特别是在黄金地区如武吉免登、孟沙、帝沙金地花园(Desa Sri Hatarmas)这些热门地点。吉隆坡市区可曾派人来执法或指挥交通吗?

吉隆坡市民看看周围的住宅区,我们是否有什么像样的图书馆?就像靠近我家的敦依斯迈花园(Taman Tun Dr Ismail),那边有间吉隆坡市政厅的图书馆,可是,很多人去宁愿去更远的八打灵图书馆!为什么?因为八打灵图书馆的藏书和服务时间更理想和方便!

日常的维护工作都不会令人满意,那么,那些需要长远眼光的城市计划和规范呢? 今年的经济学人资讯社(EIU全球最最佳宜居城市排名,吉隆坡则名列第78,连一度因空气污染而闻名于世的天津也排名第74,再多几年,吉隆坡要退居到什么地位?


各位,如果你是一名吉隆坡业主,别管东姑安南,将你的反对信寄给吉隆坡市政厅,让成千上万的反对信告诉那些当官的,你愤怒了!


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澳洲前总理姬拉蒂的住宅

在国阵当官的,每个都似乎都有豪宅,以前有查宫,后来有基宫,有人在蕉赖建立4百万的别墅,豪宅的屋主肯定有些是当官的。

看看澳洲前总理姬拉蒂在墨尔本的住宅,现在叫价60万澳币,大约是180万令吉,跟国阵当官的比一比,还比不上雪州前大臣的基宫呢!

2013年11月25日星期一

何必怪糖尿病呢?

网上有个笑话,怎样能够在3个步骤内将大象放进冰箱?

答案是什么就得看个人的智慧了。

有的人说:“打开冰箱,将大象放进去,关上冰箱。”

有的人则说:“打开冰箱,写大象两个字,关上冰箱。”

有的人会马上反驳:“哪里能找到这么大的冰箱?”

也有的人反驳:“哪里能找到这么小的“大”象?”

喜欢黑色幽默的人就说:”需要4个步骤,用C4炸掉大象,打开冰箱,将粉碎的大象放进去,关上冰箱。”

或许你不同意,不过,网上的答案大多数都是“打开冰箱,将大象放进去,关上冰箱。” 荒诞的答案吧?

其实,在我们马来西亚,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大家还不是一天到晚都听到这类的笑话?

2014年财政预算案,纳吉说,政府调涨白糖价格34仙,目的是要减少让人担心的国内糖尿病人数,因为根据数据,马来西亚有260万名30岁以上的糖尿病患者。

我是有一些问题和答案想让这些政棍知道:

1)那些食品生产商、加工商、小贩、餐馆、等等,会不会糖尿病患者的增加而调整他们食物或饮料的味道?可口可乐是否会放弃他们的独门秘方来调整甜度?

2)请问那些家里有糖尿病患者的人,在病患突然头昏与眩晕时,赶紧做什么?
有经验的,都知道,得赶快泡一杯又厚又浓的Milo给病患喝。为什么?血糖是身体的能量来源,因为血糖过低了才造成头昏与眩晕。所以,糖尿病患者还是得多多少少需要糖。

3)请问糖尿病患者,有多少是遗传的?
糖尿病本身并不遗传,遗传的只是容易发生糖尿病的体质,医学临床研究发现有糖尿病家族史的人比无家族史发病率高得多!

4)只有经常吃甜的食物才会造成糖尿病吗?事实上,家里有糖尿病患者的人都知道,白米饭、粥、粉、面是我国华人的饮食文化,却偏偏是糖尿病患者的饮食禁区!这些属于碳水化合物的食物热量高,因此肠道吸收快,吃后马上影响血糖。所以,一般糖尿病患者比较适合吃糙米或不同米、粗粮、豆子、坚果、等等搭配的粮食

想要取消白糖,干脆就直接说了,何必怪糖尿病呢?





落后与先进

学校假期开始了,由于多年来所累积的马航Enrich里程数即将失效,碰巧马航Enrich在年尾又有优惠,于是我便用里程数兑换了全家去日本旅游的机票。

以往马来西亚人要去日本,申请签证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呈上的表格必须附有银行结存和雇主保证如期归国的书面担保。这也难怪,在80年代及90年代初期,很多马来西亚华人经常在日本非法逗留和打工,所以日本政府在1993年后就中断了马来西亚人免签证的政策。

然而,由于日本和中国及韩国之间的紧张关系,造成去日本旅行的中韩国民减少了。日本无奈之下,就在今年6月宣布让持有符合国际民航组织(ICAO)标准护照的马来西亚人可以在7月后免签证进入日本。既然可以免签证,日元汇率正是历史新低,马航Enrich里程数所兑换的机票,可让一家大小皆大欢喜了。

在现代科技进步的年代,要去一个国家自由行,旅遊日程、线路、景点、住宿、交通、等等的安排,通常都能够靠互联网来完成。当然,这还得看看我们要去哪个国家才行。

日本不愧是一个先进国家,什么资料都能轻而易举在谷歌里找到。拿个例子来说,在网络搜索如何以最实惠的方式来进行自由行,日本铁路的周游券(JR Pass)就出现在谷歌搜索结果所呈现的链接了。如何从涩谷去东京迪士尼海洋乐园,Tripadvisor论坛就有居住在日本的论坛用户提供了所有选项。

网上关于日本旅游的资料不只很多,许多网站,除了日、英两种语文之外,还有日本周边国家使用的简体中文、繁体中文及韩文。各位,日本傲为先进国,很多官方网站都有周边国家使用的语文。在我们马来西亚,政府也是很多网站,可是,你是否看到越南文、缅甸文、泰文、印地文、淡米尔文的内容?

在短短两天内,所有日本日程和线路,包括车站名称、票价是否涵盖在日本铁路周游券的使用范围、出站闸口、方向、行走时间、门票、等等细节,都已经完成了。

很有趣的,在网上预定门票时,我发现日本已经在1989年就实施了类似GST的消费税。当年的税率是3%1997年后调整到目前的5%,明年4月再度调整到8%。各位想想,新加坡和日本在踏入先进国行列后才开始3%的的消费税,而国阵政府离先进国地位还很久就要开始实施6%的税率,这是不是很滑稽?

安排好了一切在日本的行程,剩下的,就是预订前往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的德士了。今年5月时,我曾经体验无法在启程前两天预订机场德士。经过那次教训,我学乖了,即刻到机场德士公司的官方网站预订,得到的结果却是我们已经停用此功能We have disabled this function for the moment)。赶紧拿起电话来提前预订,机场德士公司的接线生却告诉我,我只能在启程前两天预订!当我告诉对方几个月前我就是无法提前两天预订到德士,所以现在才要提前一周预订,对方却回答说公司有时候不够车辆!这是什么答案?为什么国阵政府要给一家公司垄断机场德士服务而他们却无法保证服务水平?

这是多么讽刺,坐在家里,一切关于我们全家的日本自由行,都已经靠互联网和打印机完成,头痛的,只有从住家来回吉隆坡机场的问题!大家只需在谷歌输入“KLIA Airport Limo”这些字,出现的,往往都是负面的新闻,甚至来到20138月,仍有乘客致信到报馆投诉,你说说,国阵政府还在打广告2014年马来西亚旅游年的“Malaysia Truly Asia”, 滞留在机场的旅客会有什么感想?

更何况,台湾旅客许立民在邦邦岛遇害,他的妻子张安薇被绑架而下落不明,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却表示,绑架到处都有,马来西亚不需要因此道歉!这类负面新闻马上在海峡两岸热传。才仅仅一个月前,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才表示2014年的马来西亚旅游年锁定中国游客,有了希山慕丁这类的部长,国阵政府还在幻想能够吸引多少中国游客?

搞好去吉隆坡机场的安排后,就是看天气预测了。12月的东京有点冷,孩子长大了,得添加一些冬装,听说吉隆坡市中心的柏威年广场(Pavilion Mall)有很多选择,上个周末就带孩子去选购。买完了东西,驾车离开,柏威年广场前及一段武吉免登路(Jalan Bukit Bintang)的圣诞灯光已经亮起来了,看起来有点像新加坡的乌节路,孩子们看了都能感到佳节的气氛。

可是,车子緩慢来到BB Plaza前,MRT工程似乎阻碍了交通,慢慢地拐了一个弯,原来交通阻塞是因为道路两旁都是车辆和德士胡乱泊车,在联邦酒店前那段路,圣诞灯光消失了,路旁都是一群在招徕顾客的外籍女子,有点像乌节路直接通往芽笼(Geylang)的感觉!吉隆坡市政局懂得要提高门牌税,对于这些胡乱泊车及有损市容的现象却没有行动,各位想想,有道理吗?

两年前,黄燕燕说要在武吉免登区及吉隆坡城中城区打造世界级购物天堂;一条武吉免登路,就让你体验乌节路和芽笼的气氛,这可是新加坡政府都办不到的水准。所以,我经常提议人们出外旅行,当你在网上安排旅程和亲身体验外国的水准后,你就明白,为什么在国阵执政下,我们不可能成为先进国。

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

注意孩子的安全


有意义的视频,希望为人父母的读者要注意,在大城市里的每个角落,都藏着儿童刽子手。

荷兰人权团体“地球社”(Terre des Hommes)利用电脑科技设计了虚拟的菲律宾女孩“Sweetie”,钓出了全球71个国家1000个恋童癖,其中3个恋童癖来自马来西亚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你后悔了吗?


前几天和一位移民澳洲多年的朋友共进午餐,他在2009年全家搬到墨尔本,转眼已经有了4年。

没移民前,这位朋友在赛城(Cyberjaya)当一名资深网络工程师,每月收入大概有7千令吉,他的老婆是一名会计师,扣税后,两人的家庭总收入大概有12千多令吉,住在八打灵附近的一间排屋,家里有一部本田城市(City)及一部本田思域(Civic),以4年前的水准,生活过得还不错了。

由于早婚,年龄才40出头而已,两个孩子就读高中了;为了孩子的教育,这位朋友和老婆决定移民澳洲。

由于最近他的母亲重病卧床,这位朋友向公司请了两个月假期,回来八打灵照顾母亲,我才有机会和他一起聚餐。午餐吃到一半,话题就不约而同是比较吉隆坡和墨尔本的差别了。

几个月前,我去过澳洲,知道那边的生活水准。拿我们马来西亚人的收入去那边花钱,样样都是3倍价钱。可是,如果是以澳洲居民的身份在那边赚钱来花,实际生活情况却不是想象中那么差了。

在墨尔本当个网络工程师,朋友的平均月薪是6500元澳币,扣了32%个人所得税后,拿回家大概只有5千元澳币而已;他的老婆的收入也是差不多一样。1万元澳币的家庭总收入,如果拿回来吉隆坡,根据目前的汇率,应该可以花得开开心心。

朋友以前用将近40万令吉的价钱买了八打灵的排屋,2009年卖时小赚了一笔,加上夫妻两人多年的储蓄,刚好足够他用来当成价值30万元澳币新居的头期。虽然当年澳币汇率及墨尔本房价还没大涨,以马来西亚的储蓄去应付澳洲的开销,开始时,苦头还是吃了不少。然而,随着夫妻两人的事业逐渐进入轨道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当年他们在马来西亚是驾本田城及本田思域,刚到墨尔本,却得依赖公共交通。现在,却升级买了本田雅廓(Accord)和日产X-Trail四轮驱动车了。当年那辆本田思域,别说贷款的利息,单单车价就是他在赛城打工整整1年又6个月的总收入。现在,在墨尔本,只需他6个月的薪水,他就能够购买一架新的本田雅廓!

澳洲的RON95油价是每公升1.55元澳币,以1万元澳币的家庭收入来算,车油的负担还是轻于在马来西亚以12千令吉的家庭收入来添每公升2.20令吉的RON95

我们先别说澳洲政府所提供的种种福利,例如养老金、医疗保健、失业救济金、低收入津贴、孩子助养费、无息大学学费贷款、学生津贴、分娩津贴、等等,纵然澳洲的消费税(GST)是10%Coles超市的2公升纸盒装鲜牛奶才需要2元澳币!可是,在马来西亚的超市,1公升纸盒装鲜牛奶却至少要6令吉!Coles超市的750公克的面包只需2.65元澳币;在马来西亚,600公克的白面包却要3.80令吉!

在澳洲一些市区的美食中心,一个饭盒,盛着炒饭、一道肉和一道菜,价钱是5元澳币。在吉隆坡市区,可别指望在购物中心能买到5令吉饭盒,在普通的嘛嘛档(Mamak Stall),单单白饭已经是2令吉,加了一块鸡肉和蔬菜,价钱就超过6.50令吉。如果你要享用3令吉的《1 Malaysia套餐》,你就必须跟着纳吉去嘛嘛档。

在澳洲生活,只要不用令吉汇率去计算,他们的购买能力实际上是非常强的。同一份工作,在马来西亚是赚7千令吉,在墨尔本是赚6500元澳币,纵然澳洲的个人所得税率远远高于马来西亚,甚至还有10%消费税,1澳币消费能力所带来的生活素质却远远高于马来西亚1令吉的消费能力!所以全球十个最幸福的国家,澳洲理所当然榜上有名

朋友问我有没有后悔没在45岁前申请移民到澳洲?我的答案是没有。每个人的价值观念不同,我年迈的父母在这里,我的亲朋好友都在这里,我走了,只是改善我个人和自己家庭的生活素质,他们留在马来西亚又怎么办呢?

朋友又问我有没有后悔投民联?我老实说,在我的社交圈子里,我还没碰上一个说后悔的人呢!

诸位,我不是说投民联就能一夜间改变了这个国家。在国阵的统治下,马来西亚已经一步一步走向衰弱,暂且不谈国内治安,每年的总稽查报告都揭露众多政府部门的采购和管理弊端,以前反贪会说是“买贵了”,现在反贪会说是“无能”和“愚笨”。其实,一切就是因为国阵的无能和贪腐,才让总稽查报告沦为公式化的报告。

澳洲在过去5年已经两度政党轮替,通过这类监督系统,澳洲人民才能够享受高素质的生活。在马来西亚,我们看到什么?我想,每5年,马华总是有人争着当总会长!

所以,争取政党轮替是我们必须坚持的目标,只有唾弃那些每天想着官位的政客,让没有历史包袱的民联去对付反贪会口中的“无能”和“愚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才有未来。所以,没有所谓后不后悔的问题,只有什么时候让国阵倒台的问题。

---*****---
后记:想在悉尼找5元澳币的饭?点击这个网址

有人怀疑澳洲的物价并非我所写那样便宜。还好,我出门旅游喜欢保存收据。

这张照片有两张悉尼靠近唐人街的Hana Hana日本餐厅(http://yesfood.com.au/hanahana.html),小碗的拉面价钱是47角澳币,小碗的燒烤醬饭价钱(Teriyaki Don)是33角澳币。大碗的分量太大,1碗足够两人吃。我们全家去那边都点小碗的。

如果我们去本地的Sushi Zanmai或 Sushi Tei,相信找不到4令吉70仙的拉面!

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思维狭窄的教育

最近是雪兰莪州华文小学的年终考试,作为家里中文水准还过得去的家长,我的责任就是担任临时补习老师,赶紧给小女儿恶补功课。

面对着政府学校的课本和作业,老实说,是挺头痛的,因为正确的答案总是和考卷的标准答案相差很远!

记得今年4月,《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曾经刊登了一篇《给家祥的一封公开信,文中提到了3年级课本中的“指鹿为马”,那可是一针见血的批评!看了这篇文章,除了大笑之外,我也身感其受。

就像小女儿要考的3年级《道德教育》,作业里有一课是“中庸”,内容是什么?原来,与同学分享食物是“中庸”,与同学共用设备是“中庸”!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中庸岂是如此简单?

这些政府学校课本的内容是根据什么原则和标准来编写?明白这个国家政治气候的人,都能一目了然。当这社会充满着无数不公平政策时,执政者所希望的,就是在小学阶段就给国家未来主人翁洗脑。

说真的,比3年级小学生更加需要上这门“中庸”课的,就是那位在穆斯林斋戒月期间限制穆斯林学生在浴室用餐的国小校长,还有那位在马六甲败选后胡言乱语的前首长。亏他们活了一把年龄,恐怕考华小3年级的《道德教育》都会不及格。

教育,在许多国家里,是强国富民的大方向。百年来,多少国家反反复复的检讨,就是要确定国家、社会、经济及人民素质与时共进。就像最近宣布的2013年诺贝尔物理、科学、医学奖,得主往往都是来自教育基础稳固的国家。

就拿诺贝尔化学奖来说吧,过去一百多年里,25届得主竟然是德国人!19世纪时,研究化学和检查化学元素周期表,多多少少还得懂德文。有这类的教育基础,也难怪德国能够在二战后的废墟迅速崛起。

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需要多少百年才能栽培一个诺贝尔奖得主呢?

说到教育,话题难免是围绕在那位以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为次的种族主义者。

花了2千万的咨询费给管理顾问,得来的教育蓝图是什么?原来是开倒车,在大专学院利用马来文教学! 说得堂皇一点,向中日韩看齐,以本国语文来教学。

说实在的,对于这类巫统的甘榜冠军,大家也别期望太高,他可能连日文里的汉字来历也搞不清楚,更加别指望他知道韩国人个个都是以汉字来取名!纵然日本也有极端种族主义者,可是他们也不会傻到杯葛宿敌的文字。

中日韩有资格以本国语文教学,当然自有他们的因素和基础。今天,是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甚至是中国人来投资马来西亚呢,还是马来西亚到中日韩投资开厂?没有经济基础,就要将自己和中日韩并列,用马来成语来形容,就是椰壳里的青蛙。

椰壳里的青蛙,纵然漫游各国,往往都会因为思维狭窄而看不清时势。300年前,欧洲的“水上马车夫”- 荷兰是个超级大国,他们以当时的1百万人口,也能操纵世界贸易,直到英国人在18世纪取代他们的地位。今天,没有了殖民地,面积只有14526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627万,荷兰的经济仍然位列西方十强之一。

荷兰人会坚持只以本国语文在大专学院教学吗?根据香港教育局的网站,2012-2013学年里,荷兰大专学院有1500个以英语授课的课程。

下次你到蜆壳(Shell)加油站添油时,想一想,为什么人家荷兰蜆壳加油站在马来西亚个个角落都有,甚至从美国、巴西、英国、泰国、中国、澳洲、全球都能见到?

思维狭窄的,别说看不懂人口大于我们的中日韩,也看不懂使用多元语言的欧洲国家。所以说,如果你还指望国阵里的甘榜冠军及那些华小3年级《道德教育》不及格的人会带领马来西亚在6年后成为先进国,那就是你对不起下一代了。

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一个失败又失意的人能干什么呢?

脍灸人口的三国故事经常被改编成电影。如果你看过2008年吴宇森执导的《赤壁》,肯定记得剧中曹操说的一句话:“一个失败的人和一个失意的人坐在一起能干什么?”

曹操指的失败,就是当时屡战屡败的刘备。而失意,指的是刚刚继承父兄基业而无法驾驭局势的孙权。

赤壁一战,曹操的梦魇就是害怕一个失败的人和一个失意的人一起干的事情了。

一个失败的人加一个失意的人所产生的协同效应(Synergy),确实是令人惊讶的。如果一个又失败又失意的人能干什么呢?

我想,答案是胡言乱语。怎么见得呢?

前马六甲首长莫哈末阿里向大约100名出席国家企业家机构(PUNB)会议的听众说:“我们不能有赌场、4D、多多、赌博、彩票、按摩院和大耳窿。这些都是非法的。华人就是涉足所有非法业务。”

如果这些都是非法的,那么是哪个非法政府颁发执照给业者呢?

更何况,这些赌场、4D、多多、赌博、彩票、按摩院和大耳窿每年所缴的各种各类税,是拿来给谁花呢?

所以说,一个失败的人加一个失意的人会改写历史,一个又失败又失意的人,或者是一群失败的人加一群失意的人,恐怕不是刘备和孙权的效应。而是胡言乱语,或者是超级大笑话!

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

当种族主义存在时

去年,我看了一部名为《白色严冬》(Into the White)的电影。

这是一部改编自真人真事的电影,剧情是二战时的挪威,一架德国战机在激烈的空战中被击落及坠毁。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生还的德军在机长霍斯特(Horst Schopis)的带领下先抵达一间空弃的木屋。不久,两个被击落但也生还的英国战机机师也冤家路窄来到了这间木屋。

刚开始时,由于德军拥有枪械,英军是战俘。然而,经过一场木屋里的勾心斗角后,枪械落入英军的手里,三名德军反而变成了战俘。

可是,在那挪威严峻的冬天环境,为了生存,彼此都需要对方的合作。经过一段日子后,双方终于化敌为友,并在这与世隔离的荒野一同生活。

直到挪威游击队出现,击毙了其中一位德军,俘虏其他德军,这段难以想象的友谊就中断了。德军最终被送往加拿大的战犯营,在二战结束后才被遣返德国。

1977年,停战后住在慕尼黑的霍斯特(Horst Schopis)接到了一通来自伦敦的长途电话,原来是那位一同在挪威木屋生活的英军打来的。双方接触后,也互相访问对方的家庭。曾经是打得你死我活的敌军,却奇妙地变成了朋友。

随着日子的消逝,有什么仇恨不能化解呢?

就像台湾海峡,1958年还曾经发生了一场激烈的金门炮战,可是,80年代开放后,许多台湾老兵回去了中国大陆探亲,中国可曾拒绝他们入境?就算在金门炮战中扮演重要任务的郝柏村,晚年去了中国,有受到任何刁难吗?

1989年,国阵政府和马共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战争已经结束了。为什么那些放下武器并接受新生活的马共,却不能回来探亲呢?但是,再思考一下,为什么却有一部分非华裔的马共人物可以回来生活,连他们在中国学得一口好华语的儿子都能自由自在地在华文媒体界发展呢?

2天前,当纳吉宣布新的土著经济政策时,有人说:

“对我而言,今天是非常幸运及等待已久的一天。若有非土著或国际社会认为这很有特定族群色彩,我们也不会感到抱歉及担忧。”

现在,你就明白,当种族主义存在时,人心就可以被扭曲,甚至是可以被操纵到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旗是代表马共,在这种情况下,战争仇恨就不能被化解了。

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足以让巫统汗颜的视频


还记得那个说他是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为次的种族主义者吗?

看看这段视频,你将会明白为什么马来西亚距离先进国的水平有多远!

你也会明白,所谓的2020,只是口号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