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拿起沙包打一打、踢一踢



记得关丹那个女路霸吗?手持汽车方向盘锁的她,出名后,还被邀请到电台,那些无耻的人还很光荣地和她搞自拍!好了,现在她加入极端的土权,那些和她搞自拍的笨蛋怎样下台呢?

说真的,马路上稍微有些不愉快,何不学习德国人,拿起沙包打一打、踢一踢,气消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


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

我们要怎样爱国?

本地的英文太阳报在2014413日刊登了一篇题为《爱国主义是傻瓜的第一平台的文章。这是由美国新闻工作者埃里克马戈利斯Eric Margolis)所撰写的,文章提到了发生世界第一次大战之前,在鼓吹爱国主义的情况下,集合在巴黎的群众都在呼喊:前进到柏林!同样地,在柏林的人群也是在呼喊前进到到巴黎!人类历史中最残酷的杀戮就是在这样的“爱国主义”情况下开始了。

1914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的两次世界大战,各个国家内部的“爱国主义”造成了欧洲、亚洲和非洲至少6千万人丧生,这是现代马来西亚人口的两倍以上。如果想更深的了解民族主义和错误的“爱国主义”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伤害,可别错过了历史台(History Channel)将于726日、27日和28日连续三晚所播放的《世界大战

在马戈利斯撰写这篇爱国主义文章的20144月里,尽管民调中显示只有16%的美国人知道乌克兰的正确地理位置,在国内呼吁必须对莫斯科采取更强硬的爱国立场下,美国调遣了12F16战斗机到波罗的海及一中队的F15战斗机到波兰,美国海军的唐纳德·库克号(Donald Cook)驱逐舰也进入了黑海。

黑海在苏联时代是俄罗斯的内海,战略地位非常重要。然而,从2010年到2013年,美国以防范伊朗与支援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活动为理由,在黑海周边国家设立军事基地和部署了先进的军事设备。尽管自己的战略空间已经被压缩了,俄罗斯在2014年之前还是非常克制地和美国通过对话来解决分歧

然而,随着乌克兰局势恶化,除了刚提到的美军增援,今年7月,再有4艘北约军舰进入黑海,与美国海军一起参加“微风-2014”海军演习。在对抗的情况加剧下,所谓的爱国主义也自然像马戈利斯所描述那般在乌克兰和俄罗斯蔓延了。

悲哀的是,马航的MH17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被击落了。

一触到爱国,尽管美国的教育水平高,资讯也发达,民智就不见得高了。

2001911日,美国本土首次受到袭击,经过政客和媒体的渲染,911事件激发了美国人爱国的热忱,大多数人盲目地支持美国政府打恐的策略。当美军发动伊拉克战争时,CNN、美国军队、支持战争的美国人民,都是一片前进到到巴格达的声浪,情况就像一战前夕的法国及德国民众。

可是,10年后,大多数美国人忘了,他们当初爱国的情操,留给伊拉克人民的是比沙旦胡申时代更悲惨的生活,留给世界的是一个比基地更极端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这是美国人爱国的目的吗?

马航MH17班机被击落后,在真相未明前,欧洲、澳洲及美国各地都掀起一波又一波直接谴责俄罗斯和普京的风潮,同样地,俄罗斯内部也出现了反西方的情绪,爱国情绪冲溃了民智,大家都忘了,如果俄罗斯的爱国主义把普京变成一个金正恩,后果会是什么?

我们马来西亚很幸运,纵然我们国内确有一群动不动就抛血淋淋牛头的极端分子,穷兵黩武还不是我们的传统。当然,可笑的例子还是不少。例如说,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刻质疑马航的风险管理,或者要马航管理层解释,弱智的政客就会指责这是不爱国、不敏感、政治化,甚至是千方百计挑剔马航和政府的过错或疏忽来合理化袭击者的暴行,只因为这是国难当头。

难道这些弱智的政客全部都患上失忆症,忘了MH370发生3个月后,也就是上个月,马航职工会(MASEU呈书纳吉要求政府重组管理层,也要求马航首席执行员阿末佐哈里等共3人辞职?说真的,这种弱智政客所要的爱国主义,是否和一战时期的盲目爱国主义及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的盲目爱国主义一样呢?

什么是爱国?难道爱国就必须像爱老婆或爱老公那般爱到如胶如漆,什么缺点、瑕疵、坏习惯、劣等行为都能照单全收吗?还是说,爱国就必须像爱孩子,监督他、教导他、纠正他、甚至是重复性犯错时惩戒他呢?诸位,纳吉宣布与乌克兰分离主义组织领袖亚历山大博罗代(Alexander Borodai)达致协议后,难道民联领袖没有即刻给予肯定吗

各位读者,2014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一年,空难、制水、烟霾、物价猛涨、伊刑法争议、等等,每经历一件事情,都让我们成熟了许多。爱国是肯定的,只是我们要以爱孩子的态度来爱这个国家,那么我们的下一代就有机会享受我们盼望的平等、安全和幸福。我们不要的是愚昧和盲目的爱国主义!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MH17空难的感想

就在上个月,我还提议老婆在即将来临的开斋节假期全家去北京旅行,因为上网搜索,在发生了MH370事件后,马航去北京的机票实在很划算!老婆当时带着非常质疑的口气问我,难道MH370事件还吓不倒我吗?我回答说,在航空史里,凡是刚经历过空难的航空公司都会特别警惕,所以,在这段时间内,马航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的航空公司。

717日晚上,当我看到了MH17的坏消息,内心是非常震惊的。去年,我们全家去澳洲和日本旅行,都是乘搭马航的班机!还好,我们最终没有决定去北京,否则带孩子搭马航的飞机,别说老婆,孩子的心理压力也一定是非常大的。

在亚洲航空公司中,台湾的中华航空是遭遇最多灾难的公司,过去空难死亡的人数高达763。华航于1994年、1998年及2002年,每相隔4年就发生超过200人以上死亡的重大空难,当时航空业界及民间就传出华航四年大限的传言。

马航在这四个月的经历,是史无前例的。我相信大家看到MH17的新闻时,第一个反应肯定是错愕。

当西班牙足球队在世界杯第一轮就被淘汰时,我还嘲笑有人可能只是以历史依据来看好西班牙队,如今看来,我也犯上了同一样的错误,短短4个月内发生两宗空难的事情还真的有,往后看事情是不能完全只以历史为依据,因为以前不曾发生的事情并不代表将来不会发生!

MH17这件空难中,要负绝大部分责任的,肯定是下令发射导弹的人,还有提供导弹的人。可是,追根究底,击落第三国的民航机,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然而,乌克兰的局势,仅仅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问题吗?

1959年,美国分别在意大利和土耳其布署了3015枚瞄准苏联的核导弹。三年后,为了平衡自己所面对的战略劣势,苏联也在古巴部署核导弹。当美国的肯尼迪总统发现苏联在古巴的军事部署只距离美国90英哩后,他当然无法接受如此近距离的威胁,所以肯尼迪总统采取了强硬的封锁和直接对抗,根据后来解密的官方文件,在古巴导弹危机中,美苏两大国一度将世界推向毁灭性核战争的边缘。

今天,过去是俄罗斯盟友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都连续不断成了北约及欧盟成员国。乌克兰成了俄罗斯阻隔来自西方压力的最后一道防线。假如再失去乌克兰,俄罗斯完全失去了缓冲地带,对普京总统来说,乌克兰的地理位置就像美国所面对的古巴了。50年前,肯尼迪总统要苏联明白美国对古巴坐立不安的原因,今天,奥巴马总统可曾考虑到普京总统的心情?

马来西亚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争议中没有采取任何偏袒的立场,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件预先设定的攻击。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北约盟国于20144月在这些前俄罗斯盟友的地区部署了将近一百架先进战斗机,这剑拔弩张的局面,错误的判断,错误的讯息都可能造成任何一方采取错误的行动。我不是在替发射导弹击落MH17的刽子手辩护,我只是在质疑,口口声声提到改变的奥巴马总统,他正在把地球推向什么地步?

乌克兰局势只是动荡世界的一角,在亚洲,美国的政策鼓舞了日本的右翼,安倍的内阁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议案。这在法律上允许日本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这对已经因钓鱼岛争议而白热化的中日关系更是火上加油。而在南中国海争议中,美国选边站的做法也激发了各国之间的直接对抗,美国在东西方围堵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部署,究竟会把全球带到什么地步?

11年前,美国以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而入侵伊拉克,2011年,美国军队全部撤出伊拉克后,留下了什么?注意国际新闻的读者肯定都听过ISIS这个缩写。ISIS是指美军撤退后内迅速发展壮大并崛起为中东地区最危险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他的前身是叙利亚内战中反政府的武装力量,得到美国和欧洲方面提供资金、武器和人员训练,犹如当年美国人用来对抗伊朗的沙旦胡申。今天,向来获得美国支持的以色列攻击加沙地带并造成至少330多人死亡,美国人有阻止吗? 难道美国就不知道以色列的暴行就是促使全球极端伊斯兰分子加入ISIS的原因吗?

各位读者,我们必须谴责击落MH17的一方,我们也必须质疑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北约东扩政策,我们必须要美国和欧洲国家知道,20144月以后北约在俄罗斯西面所部署的军事设备,对乌克兰局势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引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无辜的MH17乘客都成了受害者。我们更要让美国人知道,这个地球不属于美国的,美国的既定的战略没有带来任何新机制,可能反而把全球推向另一个大冲突。

我们必须理性地看待MH17事件,这不是国阵政府希望看到的悲剧。可是,一律否认自己有错误的做法却不是正确的态度。交通部长廖中莱以从新加坡开车至吉隆坡碰上桥断为例,他认为错不在遇上灾难的驾驶者。对于这种例子,我忍不住要补充,假如驾驶者获悉从新加坡到吉隆坡的途中可能有断桥,30辆北上的车,有一半决定绕道而行,另一半决定继续使用可能有断桥的路段,在有两辆军车掉入断桥后,驾驶者继续使用同一路段,这是否代表驾驶者缺乏了评估风险的态度?

所以,以其一直辩称有15间航空公司采用同一条航线,为什么不检讨怎么我们的风险评估机制竟然没有得到像昆达士、国泰、韩国、中华航空、阿联酋、等等航空公司避开这条航线的结论?更何况,国际新闻已经报道了两架乌克兰军机在附近被击落,为什么这些坏消息都没有引起重新评估这条航线的安全性?假如我们的风险评估机制没有像避开这条航线的公司那样完善,我们是否应该亡羊补牢?

当然,从我们以往的经验来看,缺乏一套健全的问责制度,我们的国家将继续面对问题,长途巴士的意外、沙巴掳人事件、等等灾难将是永远层出不穷。

2014年7月18日星期五

这个国家怎么了?

只为了小碰撞的车祸,关丹一个女司机不但口出种族性辱骂和恐吓,还手挥汽车方向盘锁猛敲对方汽车!涉及这种恶行的女子,在事后却受邀到三大语言的电台接受媒体的访问,还和这些电台的主持人搞自拍,并且上传到主持人个人的面子书专页

你是否会奇怪为什么是非能够被颠倒吗?

在整个事件中保持冷静、道歉及愿意赔偿的老伯事后还原谅这个女司机的恶行,我们想想,该受到电台访问的,难道不是这位宽厚的老伯吗?

颠倒是非的事情,就经常发生在这个国家。就像几个星期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表示将对布施乞丐的善士施予罚款,因为在这位高高居上的部长眼里,这些破坏市容的乞丐是由非法集团安排到市区行乞。我们想想:

1) 为什么马来西亚会出现对付布施善行的法律,却没有法律来对付这些利用乞丐来诈骗的非法集团?
2) 为什么国阵政府能够以从事旅游准证范围以外的活动为理由来驱逐外国环保份子和人权活动分子,甚至将他们列入黑名单和拒绝入境,却不能以同样法令来对付来自外国的行乞集团?
3) 为什么公益厨房Soup Kitchen)在市中心派发食物给弱势群体是破坏市容,而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夜间在街道徘徊的流莺却没有破坏市容?满街电灯柱、路牌、告示牌、防撞杆都是大耳窿、按摩招揽、地产商、等等的街贴,这就不算是破坏市容

如果你能明白这些被颠倒的是非,你就知道像土权这类极端组织的活动资金竟然是来自布城首相署是不稀奇的。毕竟,全世界里,有多少国家会允许领袖以种族暴乱来恐吓人民?你听过台湾的领导人会经常“提醒”选民67年前的228事件会重复吗?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褒善贬恶是正常的。可是,在国阵的统治下,我们看到的是褒恶贬善;所以,这个社会总是出现土权、抛血淋淋的牛头、送棺材、等等极端行为。而今天,我们已经来到一个路霸都能成为电台红星的阶段,你难道不担忧吗?

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

錢不夠用

我的爱好,除了写文章揶揄国阵之外,就是理财和汽车。

一说到理财,年轻时的几个女友,都觉得这个爱好臭铜味十足。如今,面对动辄就要几十万令吉的父母医药费,我庆幸很早就开始理财了,否则的话,现在就真的是“錢不夠用”了。

这些年来,“錢不夠用”是我们独立后出生这一代的口头禅,朋友们集会,话题总是围绕着为了买新房子而“錢不夠用”、为了父母医药费而“錢不夠用”、为了儿女教育费而“錢不夠用”,甚至为了三代同堂的生活素质而“錢不夠用”!

看过电影《錢不夠用2》吗?

这套戏能够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引起共鸣,就是因为很多经历过“錢不夠用”的人,对剧中角色感同身受!连台湾的戏院也连续播放了50个月
因为华人社会所注重的孝、亲情、金钱、教育和面子近年来都受到了生活压力的直接冲击。

看过《錢不夠用2》这部电影后,你可能就会体会到,懂得理财是多么地重要。

对一些人来说,理财不过是规范家庭收入、开支和债务,取得平衡后才有结余用来投资。能有这个概念,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看看国内债务、破产人数和大耳窿的猖獗,有多少马来西亚家庭能做到这点呢?

所以,理财和投资,有时候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成功的窍门往往要根据个人的性格、财力、情绪控制力、风险承担能力、等等来决定,有时候更是超出人们能够想象的范围。

我有一个朋友,讲到投资股票,他就是购买大众银行的股票,20年如一日。取笑他多一点,他就说自己是佛教净土宗,经常念诵阿弥陀佛,往生后阿弥陀佛就接他去西方净土。所以,他开玩笑地说,投资就是念大众银行,自己的新房子、孩子的教育费、父母的医药费、等等,都是靠投资大众银行所赚的红股和股利来付的。

我这个朋友的投资哲学,我是明白的,大众银行的郑鸿标是传奇人物,买他的股票是要看价值,而不是股价。2008年金融风暴时,大众银行的股价是8令吉多,今天,大众银行的股价是已经超越20令吉,所以我的朋友每逢见面就笑得像弥勒佛了!当然,他本身是在银行界打工,对于国内各大银行的优势及运营模型都了如指掌,所以选股票,当然是选优质的银行股。

各位读者,看到这里,你会觉得,当人们觉得錢不夠用时,很多人当然是换工作,钱都不够花了,怎么还能去投资呢?

其实,和这位朋友深交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基本理念,就是 - “不离本行”,专注于自我提升优势,避免在自己力所不能及的领域和他人竞争。他本身很了解,自己的性格、情绪控制力和风险承担能力完全不适合投资股票或做生意,只有投资自己的工作能力及适应职场的变化,才能从底层的企业阶梯一步一步爬上去。

所以,我这个朋友,不仅是公司内部的培训,自己抛荷包参加的外部课程和认证考试也是不胜枚举。多年来,一谈到投资,他总是诚恳地向朋友说,真正给予最高回报率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而不是大众银行,因为每一张认证都为他带来了好几百倍的回报!

当人们钱不够用时,就想到投资、节约,或者换工作。当企业钱不够用时,当然是裁员瘦身、削减开销、变卖产业、抛售亏损业务、等等。当政府钱不够用时,自古以来,当然就是加税。来到20世纪,政客就想到变卖国家资产,在许多腐败的国家,国家资产当然是要贱卖,而且是卖给朋党。接下来呢?当然就想到投资!

当一个政府控制了国家的资金,他们怎样去投资?投资了什么?

并不是所有国家会像挪威这样透明!在马来西亚,我们往往都不知道政府是如何投资的!我们要记得以往的经验,根据反贪污委员会的解释,政府东西买贵了是无能,政府投资亏损也只是无能,而无能可不是刑事罪呀!所以,一听到《2014年内陆税收局修正法案》里的“7人投资委员会”,我难免想到无能不是刑事罪这名句。

当人们质疑这税收局投资法案,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澄清说,国阵政府每年提供一定拨款给予内陆税收投资委员会,当中70%将作为行政与人事开销,余额才可用作投资。看完这新闻后,我更加奇怪,比如说,我的孩子需要70令吉的生活费,我多给了30令吉来凑成100令吉,而这格外的30令吉是70令吉的42.85%?,你会不会想到一首老歌:“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坐着老太太,要五毛,给一块,你说奇怪不奇怪?”


多年来,我得到一个很简单的结论,人们钱不够用时,都是想着换工作,其实,我们钱不够用时,应该是换政府。因为政府的政策,使到你要买贵屋、买贵车,因为教育政策的失败,造成你必须将孩子送入私人学校,你想想,政府钱不够用,就想到GST,为什么人们一旦钱不够用,只想到借呢?

2014年6月6日星期五

朋党经济

杨忠礼集团董事经理杨肃斌因为在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所主办的讲座会谈及“朋党主义”而惹来一身蚁,这也难怪,他家族集团所拥有的杨忠礼发电私人有限公司(YTL Power Generation Sdn Bhd)是马来西亚第一家独立发电厂,而前国能执行主席阿尼阿鲁(Ani Arope)就曾在他的回忆录里透露本身是受到施压才签署杨忠礼发电厂于90年代所获的售电合同

虽然杨肃斌已经否认自己是马哈迪的“朋党”,可是,多年来,网上一直流传着杨忠礼集团和马哈迪的密切关系。受到注目的事件还包括了当年杨忠礼集团邀请已故意大利男高音卢奇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到邦咯岛(Pulau Pangkor)演唱而马哈迪是出席的贵宾之一

众所皆知,帕瓦罗蒂演艺界是意大利最富有的歌唱家。20007月,帕瓦罗蒂带着1215万美元的支票前往意大利财政部补交他于1989年至1991年所欠缴的部分税额,从这新闻,我们可以想象帕瓦罗蒂的演唱收费是多少,所以邦咯岛那场演唱会当然就会惹起了一些争论。

朋党一直是这个国家的问题,就在上个月,大难不死的监督大马罪案组织(MyWatch)主席山吉旺就揭露了,仅仅30岁的商人,能够拥有捷豹(Jaguar)和奥迪A5,这是凭什么能力呢?

还记得201156日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在各大媒体刊登大篇幅商讯广告来澄清“一个大马”电邮服务(MyEmail)的新闻吗

当时,依德里斯否认国阵政府是拯救一家朋党公司,他宣称国阵政府经过一项鉴定竞争力的遴选过程后,才从5家私人公司的建议书中选定特力方案(Tricubes),而政府将可通过这项计划节省高达2亿令吉!

3年转眼就过去了,特力方案这家公司怎么了?所谓的2亿令吉节约呢?当然是泡汤了!所以,我经常告诉朋友,如果所谓的经济转型是成功的,经济增长了,税收肯定也提高,国阵政府何必急着通过消费税来扩展税收来源?

马来西亚的朋党经济,不只是将政府合同交给利益相关人士而已,许多特权分子都能够在挂牌公司上市前获得土著配额的股份。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公布的“朋党资本主义指数”(crony-capitalism index)中,马来西亚在23个国家当中高居第3,你可以想象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

诸位,让我介绍你到挪威央行投資管理公司http://www.nbim.no/en/)的网页,首页显示的是时时刻刻在跳动的基金市场价值,接下来就是基金的宗旨:我们为子孙后代努力维护和建设财富。”

挪威以前是一个渔业国家,直到今天,挪威鲑鱼仍然行銷全世界,但是,60年代在北海的沿岸地区发现石油和天然气后,这个国家的命运改变了。开采30年后,挪威政府发现,石油领域的收入会因为石油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和该国人口老龄化问题而逐渐下降,为了应付将来国家经济的影响,挪威政府建立了政府石油基金(The Petroleum Fund),并在20061月改组为政府养老基金和交于挪威央行投資管理公司负责。

今天,由石油收入所创设的基金,市价已经是达到了5.11万亿克朗(约8287亿美元),平均每个国民可以分到100万克朗!由于政府认为石油是全国人民所拥有的,这笔基金是为了应付挪威国民及子孙后代的不时之需,管理基金是非常透明的,我们甚至可以在互动网页中发现,这挪威的基金在全球82个国家里一共投资了8000家公司,其中有115间马来西亚公司,投资额是110亿克朗,包括了杨忠礼集团,可是却没有国阵政府投资的特力方案(Tricubes)。

和挪威一样,马来西亚也是因为发现石油和天然气后改变了,只是我们似乎晚了十年,然而,国油的收入是否像挪威那般透明呢?

各位,为什么同样发现石油和天然气,挪威的人均GDP101271美元,是世界的三甲,马来西亚的人均GDP却是10380美元!当然,有人会辩称,马来西亚的人口是挪威的6倍。其实,问题是很简单的,如何管理石油收入,再看《经济学人》的“朋党资本主义指数”,我们就知道国家的命运了。更何况,这个国家有一半的选民,根本就看不懂世界和未来。

各位支持改变的朋友,别因为安顺的败选而气馁,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仍然要支持黛安娜、拉菲兹、努鲁依莎、再里尔、等等新生代的马来人。只要我们继续努力,终有一天,在国阵败选后,我们也有机会像挪威一样,从《经济学人》的“朋党资本主义指数”中消失。

2014年5月30日星期五

送黛安娜进国会吧!

有个朋友经常在面子书上分享记录交通意外和发生罪案的视频,在讨论中,有些朋友质疑这些资讯是否可靠?可是,无可否认的,越来越多商家在营业范围内装了闭路电视,也越来越多人在自己的车上装载了行车记录器,为什么呢?我想,这是很多人都要知道的原因。

有些朋友呼吁别政治化治安问题,因为根据他们的看法,治安败坏是全球各大城市所面对的难题。例如说,这全球最适合居住的国家澳洲,雪梨最近就发生了两名前警探涉嫌毒品交易而谋杀华裔大学生的案件,连执法单位也扯上非法活动,这天下乌鸦不也是一样黑吗?

是的,罪案的确发生在全球各角落,不同的是,人家澳洲警察在罪案发生一周后就破案了,我们的警察呢?关税局前副总监沙哈鲁丁被枪杀至今已经有一年了,尽管警方宣称翻查了现场附近的闭路电视片段,破案了吗

说到治安,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在安顺补选时警告黑帮和罪恶分子:不要发黑函抹黑任何人,不要牵涉在政治当中,我知道他们的脸孔、名字,我可以说他们就在此处,也在此处运作。

各位,既然部长知道他们是罪恶分子,知道他们的名字,也认得他们的脸孔,甚至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该不该问问部长,除了口头警告,还做些什么?你做了预防措施吗?

别怪我喜欢“政治化”议题,安顺的选民,你如果知道黑帮和罪恶分子在你的周围,而国阵的部长也知道了一切,却只能在补选时警告一下,你会胆战心惊吗?现在,你可明白为什么越来越多人要安装闭路电视和行车记录器吗?

当然,根据以往的记录,高官说了没有逻辑的话,最好的逃避方式当然是指责媒体扭曲了原意。

没有逻辑的话,在这个国家天天都能听到,例如说,关税局内部税务部主任苏巴马念Subromaniam Tholasy)宣称实施消费税将有助仰制不法商家谋取暴利。根据苏巴马念的说法,现今的销售税只征收制造商这一层面的,不法商家可趁机捞取牟利,提高价格。各位,苏巴马念的话有没有逻辑?

我们的经济,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你要买手机,苹果、三星、HTC、等等这么多选择,有机会给商家捞取牟利吗?你要买1.5公升的汽车,单单日系,就有丰田的VIOS、本田的城市、日产的Almera、三菱的Attrage给消费者选择!我们到霸级市场,同一种商品,我们至少有两、三个品牌选择,在这种竞争制度下,每种产品都有替代品,哪家公司可以如此轻易趁机捞取牟利?

当然,我国不是没有垄断贩卖的情况,国能起价,你能杯葛吗?邮费起价,你能杯葛吗?缓慢而昂贵的宽带服务, 你能杯葛吗?其实,真正有机会捞取牟利的,恰恰是国阵政府!同一款汽车,英国的价格是这里的一半或三分之二,那是因为国阵政府实施的汽车关税、销售税和入口准证的关系!

高官喜欢说没有逻辑的话,因为他们总是以为人民是笨的,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嘲笑,还是一直源源不断地出现。

马袖强呼吁安顺选民不要让“外人”来决定安顺的命运和未来。安顺的选民,想一想,在国阵过去半个世纪的治理下,竟然有30%的选民需要到外地谋生,你选了马袖强当部长,就能轻易扭转情势吗?更何况,你们要记得,马袖强声称他不会为国阵中央部长的许多发展承诺负责,这个部长和其他部长不同调,会造成什么局面?

别犹豫了,送黛安娜进国会,有了她、拉菲兹、努鲁依莎、再里尔、等等新生代的马来人进入政治,马来西亚是不是就往前走了?

安顺的游子,让我借用《常回家看看》这首歌的歌词,这个周末,回家看看吧,除了帮忙妈妈洗洗碗和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之外,也为国家做个贡献,送黛安娜进国会吧!

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提供人才发挥的机会

前几个星期,我忙着帮孩子准备年中考试,发现数学作业有一题很有趣的试题:陈太太制作2块蛋糕,她需要2碗糖和4碗面粉,林太太要制作4块同样的蛋糕,她需要多少糖和面粉?这应用题看似直接,可是古灵精怪的小女儿就问倒了我:爸爸,如果林太太像您样样都是kurang manis,怎么办呢?

有时候,问题看似简单,却往往没有逻辑,逻辑看似简单,平常人却看不出问题来,这就是我们这个国家的问题!

就像有些人经常有事没事就拿一些无聊的话题来质疑华人是否效忠,例如说,如果林丹和米斯本在球场决赛,你支持林丹,在他的眼里,你就等于不爱国。可是,指导日本第2男单桃田贤斗在汤姆斯杯决赛打败我国的教练是大马人伊祖安,在这个有智障问题的人来说,这行为不就是叛国了?

当然,有智障的人,行为就比较没有逻辑

就像有人埋怨国人不买普腾,缺乏日、韩两国民众爱国的精神,如果是这样的逻辑,请问这些有智障的人,吃饭时,可曾问一问这米是从泰国来的,还是本地米?吃汉堡包时,可曾问问这牛肉是从澳洲来的呢,还是从孟沙的高级公寓养出来的?

其实,没有逻辑的话,不只是有智障问题的人才会说,政棍就经常说了。拿武吉牛汝莪补选来是说,马华弃选的理由是必须全力应付伊刑法引发的宪政危机,可是,这补选不是提供一个机会进去国会辩论和表决吗?难道解决问题的手法是跑到国会包围伊斯兰党的21个议员吗?当然,不需要我们特意去取笑,民政党参加安顺补选就自动给了弃选的政棍一巴掌。

政棍会说没有逻辑的话是正常,部长呢?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称,安顺华裔商家若再支持行动党,就是不感恩巫印裔对他们的帮助。真奇怪,代表火箭的是马来姑娘,而且是来自巫统家庭的马来人哦!怎么支持马来人当议员,却要牵涉到感不感恩这话题呢?如果要感恩,我们这些纳税人,将血汗钱上缴为所得税,你们这些公仆,怎么又不感恩?

安顺的选民,请以简单的逻辑,看出这个国家的问题。如果国家发展是平衡的,年轻人就不需要跑到城市去生活。如果政府是平等对待人民,是否支持林丹这话题就不会有人关注。如果我们选的是贤能,贪污就不会出现。如果政府实行的是公平政策,选民就不需要部长来提醒,自动会感恩。

安顺的选民,请以你的选票,告诉马来西亚人民,只要我们拒绝没有逻辑的废话,有智障问题的人和政客就没有表演的空间,只要我们提供像黛安娜、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这种人才发挥的机会,我们就看到一个美好的未来。

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

向GST说不!

今早踏入咖啡店,周围的人都在畅谈今晚的行程,原来明天是五一劳动节,只要安排星期五请假,就能享有4天连续的假期,足够去新加坡或香港或越南充电、享受美食和购物!亚航的口号都提到了:“现在人人都能飞!”只要提早订购机票,民众似乎都能负担得起国外旅行的费用,何乐而不为呢?

现代的年轻人都有一句座右铭:“人生的目的就是要享受。”这种现象不单单是马来西亚独有,全球皆然。所以,当三星Galaxy S4手机刚刚推出时,网上就出现了S5的设计,转眼间,厂商就推出了S5新版本。在消费年代,产品生命周期(Product Life Cycle)变得越来越短,产品种类和形式也越来越多,这不只是手机的趋势,也是汽车、相机、家电、等等消费产品的特征。

伴随着人们频频消费的习惯,全球执政者当然看到了增加税收的契机,自2010年开始,各国争相提高消费税率。纽西兰政府率先在2010年将消费税率提高2.5%后,希腊、英国、西班牙、法国、荷兰、意大利、日本、等等都跟随。看到其他国家都从消费税中捞到好处,过去8年都面对财政赤字的国阵政府,当然是垂涎三尺,于是纳吉便在2013年宣布马来西亚将在201541日征收消费税。

消费税会带来什么冲击?

国阵的宣传陆续出现在各种印刷、电台、社交等等媒体,甚至是户外广告,刊登的信息都指出消费税会增加竞争力、降低商业成本、全世界先进国家都实施消费税了、目前征收10%销售税的产品会降价、等等。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首先,我们先浏览互联网,日本政府在201441日将消费税提高3%,这我们就必须注意了,日本在19891月推行消费税,整整24年,税率一直是5%,比国阵建议的6%还低!提高了消费税后3个星期,日本总务省发布的数据就显示,东京物价大涨,上幅程度是22年来最高的。征收消费税后,物价大涨,这是全世界的经验,日本也不例外。因此,你能相信物价降价的笑话吗?

当然,纳吉说,全世界160个国家都征收消费税了,为什么马来西亚不可以跟随潮流?

那么,我们就必须问一问,全世界有哪个国家对汽车一律征收销售税(Sales Tax)、国产税(Excise Duty)和入口准证(AP)费?全世界哪个政府会强迫能源公司以高价向独立发电厂购电?全世界又有哪一国的首都被89条由不同公司控制的收费大道(LDPSprintSILKDUKENKVEELITEKESASMEXSMART)重重包围着?全世界又有哪一国的私立大专学院多过公立大专?

在这充满着寻租行为(Rent Seeking)的国家,保护既得利益者的经济结构已经是与世界脱轨,一切政策也违反其他国家以效绩为基础的做法,凭什么说消费税就得跟随其他160个国家?我们怎能拿橙来和苹果比较呢?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曾经指出,如果政府实施与邻国新加坡一样7%的消费税,国库將能增加250亿令吉的收入,如果我们将这税率调整到6%,预计的税收将是214亿令吉,这些格外增加的钱从哪里来呢?

请替各企业设身着想,为了应付消费税,公司必须聘请税务顾问来分析的业务,然后提升电脑系统来梳理公司账务里的税务数据链,这些格外的开销需要企业自己负担,那预计的214亿令吉税收当然不可能是从企业那边来的。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经常换手机的人,那么实施消费税后,你将是纳吉眼中的爱国者,因为你每买一只新手机,你就帮助纳吉实现格外税收了!如果你的人生座右铭是享受,你越享受,你就最“爱国”,长久下去,纵然亚航还是提议“现在人人都能飞”,你的生活素质却可能因为涨价而变了!

各位,消费税确实是复杂的,三言两语是无法解释的。我只能给你一个简单的比喻,假设你有个木桶,桶下有个洞,你倒入10公升的水,流失了5公升。如果你倒入20公升的水,桶内的水会不会也只是流失5公升?以我之见,如果桶有个洞,那就是结构出了问题,20公升倒进去,水压可能制造更大的、或者更多的洞!

所以说,如果纳吉是真正的改革者,他最需要的就是铲除贪腐,杜绝寻租行为,以经济效率做为国家政策的基础。可是,从最近公布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财务报告,你相信他是改革者吗?

诸位,别让伊斯兰刑事法争议模糊了焦点,别忘了MH370事件所提醒我们这个国家的弊端!也别忘了消费税将为民众所带来的民生压力,明天,站出来,向国阵呛声!

2014年4月29日星期二

我还是没有后悔!

今天一早打开电子邮箱,远在墨尔本的朋友来函,标题是你现在可后悔了?看了这标题,我就知道他会写什么内容了。去年10月,这位朋友问我有没有后悔没在45岁前申请移民到澳洲?又问我有没有后悔投民联?当时,我都回答说没有。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现在马来西亚这名字在国际得很!听说,在中国,马来西亚这名词已经变成动词了,例如说,如果有人讲你很马来西亚,他的意思就是说你的行为像国阵政府处理MH370失踪的那样,可悲吧?

除了MH370失踪之外,闹到国际媒体上去的就是伊斯兰刑法了。看了朋友的邮件内容,我的答案还是一样,没有后悔没移民,也没有后悔投民联。

首先,朋友,我们要搞清楚,伊刑法这话题怎么会在2014年再起争议呢?是谁急着要在国会讨论伊刑法的?

今年国会在辩论2013年补充财算法案时,吉兰丹巫统格底里区议员安华慕沙转移话题,挑战伊斯兰党早日在丹州落实伊刑法,并声称巫统会全力支持。结果,伊斯兰党还没提案,巫统的非穆斯林盟友却马上跳出来挑战这个,挑战那个,就是偏偏不敢挑战巫统为什么要全力支持!

针对伊刑法,424日,大马医药协会MMA)主席拿督达玛斯兰就说了,大马医药协会将採取除牌行动对付任何为伊刑法进行截肢手术的医生。接着,国大党的卫生部部长拿督苏巴马廉也出来强调没有任何一名专科医生能够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刑法。这可是新鲜的,过去历届卫生部部长好像没有这样说哦!

或许,过去几届卫生部部长如果不是忙着去同间酒店和同间房间,就是一直在思念祖父心爱的车牌号码?所以,凡事都要往好的方向看,新的卫生部部长果然证明,有改变就有新思维。现在,紧跟着大马医药协会和卫生部部长,连大马伊斯兰医疗协会IMAM)也指称外科医生不能执行断肢法。如果伊刑法真的被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通过,谁来执法?外包给塔利班吗?

争议越辩越清楚,表态越激烈也越明显,一切就让我们知道这国家还不至于一无所有。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马来西亚时与国内10个非政府组织进行对话,不止是律师公会甚至是伊斯兰姐妹代表执行董事拉娜及伊斯兰復兴阵线主席阿末法鲁也向奥巴马提出伊刑法与人权的争议。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吗?

我国的制度是根据英国君主立宪,要实行伊刑法,恐怕好多法律还得更改。北方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讲师莫哈末苏克里(Md Shukri Shuib说得好,伊斯兰党早就在1993年于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伊刑法,如果真得要在全国实施伊刑法,何必等到2014年才在国会下议院提出?当然,在这炒作时刻,有谁会去提到这基本逻辑?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放话,马青总团不排除将会包围国会阻止法案通过,甚至恐言要走上街头。说真的,马华败选后去台湾取经,恐怕就是取得太多了。伊斯兰党只有21名国会议员,巫统有88名国会议员,更何况巫统的慕尤丁已经建议设立全国技术委员会来研究伊刑法的的执行方法,要包围的话,该包围巫统和国阵的东马穆斯林国会议员,马青的眼光只集中伊斯兰党的21名国会议员,这又是哪门逻辑?

MH370事件暴露了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在国阵统治下的一切弊端,而国内民生和涨价问题也引起了民愤,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无良的政客只好以宗教和伊刑法来转移视线。巫统的政客或许会因为伊斯兰党陷入设下的陷阱而沾沾自喜,可是他们可能没想到,他们的非穆斯林盟友也一起掉入这陷阱!

所以,朋友们,我们该庆幸我们已经唾弃了那些只懂得跟着巫统玩弄宗教和种族话题的政客,有改变就有新思维,我们还是必须坚持改朝换代这条路,没有后悔不后悔这问题!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别对奥巴马有什么期待

20144月,全球最受注目的新闻之一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亚洲之行,此行他特地不访问中国,除了在日本高调表态日美安保同盟条约适用于钓鱼岛之外,奥巴马也将代表美国政府在访问菲律宾之际和马尼拉正式签署加强防务合作的军事协议。

奥巴马访问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四国,目的就是要将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亚洲。要加强美国的影响力,奥巴马就必须和盟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这些领域紧密合作。由汶莱、智利、纽西兰及新加坡发起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就成了经济上美国排挤中国的主轴。

以中国的角度来看,奥巴马的亚洲之行实际上是美国要进一步牵制和遏制中国,重新恢复美国二战后在亚太的主导力。

奥巴马期盼他在钓鱼岛的表态能够换取日本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范围里涉及的猪肉、牛肉和汽车关税等让步,然而,基于日本国内的压力,美日达成协议的目标最后“胎死腹中”,奥巴马只好空手离开日本。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中美交战是在1950年发生的朝鲜战争,当时美国是二战后、苏联尚未崛起前唯一的超级大国,除了是唯一拥有原子弹的强国之外,当时的美国海军还备有20多艘航空母舰,军事工业的规模已因为二战的关系而达到巅峰水平。反观中国,自清朝灭亡后的38年里,历经军阀混战、日本侵略和4年的国共内战,国家满目疮痍,军队装备落后,当时全世界都没有人怀疑,美国领导的152万联合国军将在朝鲜战争中胜利。可是,结局呢?

除了朝鲜战场之外,美国也在越南战争中和中国暗中较劲,尽管6070年代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荡中,援助北越的军需物资仍然是连绵不绝。根据统计,从1965年到1970年,累计有32万中国军队被派往北越,巅峰时的1967年更有17万人。结果呢?越南战争是美国军队的一个恶梦,给美国军队的创伤,要一直到90年代的海湾战争才能恢复。

朝鲜和越南这两场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了美国在二战后所建起的优势。在40年后的今天,如果奥巴马还是希望通过军事和区域围堵这类冷战策略来建立美国主导亚洲的局面,这未免太天真了。

试想,正当中国还处于劣势时,他们都敢为切身利益而与美国直接交锋,在21世纪已经崛起的中国,可能因为美国的干涉而在钓鱼岛和南海争议问题上退缩吗?

更何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奋力反腐,仅仅2013年,就有9个省级高官下马!如今,反腐也已经触及军队里的高级将领和政治局常委,在这关键时刻,习近平可能让自己的政敌以钓鱼岛和南海争议为借口来反扑吗?

美国总统奥巴马结束他的日本行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一个视频节目对话中声称奥巴马给他的印象是“像一个很会做生意的人”。是的,奥巴马只是“像”一个会做生意的人,美日关于钓鱼岛的联合声明在425日发表后隔天,中国海警编号24012166的船队就进入钓鱼岛领海内巡航,把习近平迫成另一个普京,一个在阿富汗都不能搞定塔利班武装的美国,能够同时在地球的两边分别对峙俄罗斯和中国吗?

恕我直言,奥巴马根本就不是会做生意的人,而只是律师。他为了日本的猪肉和牛肉市场,却得罪了10亿中国人的市场,而偏偏美国最大的猪肉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却被中国人收购,奥巴马的生意脑筋在哪里?

奥巴马不在东京谈慰安妇,却只在首尔评批这是严重违反人权的行为;奥巴马在首尔说人权,却没在吉隆坡布城批评国阵政府利用暴力来对付参加净选盟活动的民众,奥巴马难道不知道美国人倡导的互联网轻易就将美国的双重标准公诸于世吗? 当然,熟悉美国历史的读者都知道,双重标准向来就是美国的政策。

美国著名投资大师罗杰斯(Jim Rogers)在他的著作《给宝贝女儿的12封信》一书中提到,学习历史和将世界纳入自己眼界是很重要的事情。很明显的,奥巴马一定没研究历史,否则,他怎么会以上个世纪的策略来围堵中国呢?

也非常明显地,奥巴马和他的美国同僚肯定也没有将世界纳入自己的眼光,否则他怎么在马来亚大学的演讲中呼吁马来西亚不要歧视非穆斯林?半个世纪没来马来西亚访问的美国领导人可曾知道,被鸡奸案定罪的安华是穆斯林,因揭露国家养牛中心弊案而被控抵触《1989年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的拉菲兹是穆斯林,因参加“佔领独立广场"运动而被控阻差办公的乌玛阿兹米是穆斯林,谁说只有非穆斯林在马来西亚被歧视和敌视?

而且,根据报道,奥巴马邀请了10个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但却只给予15分钟的时间,谁能够在15分钟内了解一个国家?